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南昌法院柔性司法入人心
作者:文:综合作者 图:王小文  发布时间:2018-04-17 14:35:50 打印 字号: | |

“曹法官,真是感谢您啊!为了我家那些琐事,您不嫌麻烦,先后打了20多次电话给我们做调解工作。要不是您,我们这个家就真的散了。”3月28日,在圆满解决一起家事纠纷后,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团队负责人曹法官收到了当事人张某送来的写有“切实为民着想,执法公平公正”的锦旗。

   “美满的婚姻是人人都向往的,但婚姻的维系需要双方共同经营,感情的培养需要彼此的付出。”南昌中院党组成员、审委会专职委员陈芳说,“家事审判改革,就是借助审判方式的改变,唤起当事人的社会责任感,维护家庭稳定,在结婚自由、离婚自由的法律规范下,最大限度保护各方利益。” 

    2016年,全国家事审判改革工作全面启动,南昌县人民法院成为南昌市唯一一家全国试点法院,之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和安义县人民法院为全省试点法院。为推动辖区试点法院家事审判工作科学有序开展,南昌中院深入落实上级法院关于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的安排部署,深入贯彻“柔性”理念,取得明显成效。一年来,全市法院共受理家事案件4671件,结案5202件(含旧存,下同),结案率达92%。其中,南昌县、安义县、西湖区三个试点法院共受理家事案件1525件,结案1738件,结案率94%。

尽显女法官“柔性”本色

   2017年,南昌中院成立“家事审判合议庭”,该合议庭由3名有爱心、责任心强、业务素质高、人生阅历丰富、擅做思想工作的员额法官组成,并配备了3名法官助理和3名书记员,家事审判工作和业务指导日趋向专业化发展。同时,结合家事审判特点,要求试点法院家事审判团队中,女性法官必须占有一定数量,以确保“全程调解、以情感人”的审判理念能得到有效落实。截至目前,试点法院(含派出法庭)共有家事审判团队14个,法官、助理、书记员共69人,其中,女性39人,占比56.52%;家事案件平均调撤率53.64%,高于民事案件调撤率14.82个百分点。

  发挥试点法院“柔性”优势

  为推动试点工作顺利进行,南昌中院在对全市法院家事审判工作进行全方位调研的基础上,出台《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推进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各试点法院结合审判实际,提炼具有可复制性、操作性强的家事审判新经验、新模式。具体为:南昌县法院重点推进涉精神病患者司法保护新路径,安义县法院指导完善《乡规民约》并将其纳入家事审判依据,西湖区法院进一步打造“为了孩子父母学校”特色品牌。

   积极渗透“柔性”理念

   举办全市法院反家暴法培训班,采用资深法官授课与座谈交流相结合的方式,组织全市法院200余名法官共同探索运用“柔性”理念解决审判中遇到的热点、难点问题。编制《家事审判实务手册》(2017版),对现行有效的关于家事审判方面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部门规章、相关文件等进行全文收录,同时,收集了家事案件典型案例70例,摘录了最高法院家事审判部分司法观点,将“刚柔并济”的家事审判理念融入其中,为促进家事审判类案同判提供了基本遵循。(文:邓映 记者戴炜亚

   南昌县法院:为特殊人群撑起一片法治的蓝天

   “老章是个厚道人,跟离婚前一样,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着熊某,每天过来送饭送菜。”在一起涉精神病患者离婚案件结案两个月后,在当事人熊某的居住地,邻居张大婶告诉前来进行案后回访的南昌县法院刘法官。

   为何老章离了婚还照顾着前妻呢?原来半年前章某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要求与患精神分裂症20余年的妻子熊某离婚,承办法官意识到这是一起“死亡婚姻”,但“依法处理,简单判离”很有可能令被告陷入生活绝境。

   刘法官一方面委托家事调查员调查原告章某的性格品行、工作收入和家庭财产,另一方面与当地村委会和卫生部门沟通协调,帮助被告熊某办理低保,在有需要时可安排入院治疗。在被告熊某的生活和治疗都有妥善安排前提下,法院最终判决准予离婚。南昌县法院严法官告诉记者,在审理涉精神病患者家事案件过程中,对于调解不成且双方家庭都属经济困难的,家事法官会主动与司法局、民政、精神病医院、基层组织等单位联系,通过救助帮扶解决当事人实际问题,解除其后顾之忧。

   自2016年6月开展家事审判试点工作以来,南昌县法院共审理涉精神病患者离婚案件15件,其中撤诉4件、调解5件、判决6件(无1件上诉),调撤率占60%,息诉服判率100%。该类案件结案后,实现了“三无”(无一当事人缠诉,无一起案件申请执行,无一涉案精神病患者流落街头)的良好态势,为这个特殊群体撑起了一片法治的蓝天。(文:李健、张昌武 记者戴炜亚

安义县法院:协助制定《村规民约》化解彩礼纠纷

  “林法官,这桩婚事我们真的好冤!”一位彩礼纠纷当事人的母亲余某向安义县法院法官林某抱怨道,“那个女人分明是骗了我娃、拿了20万彩礼钱,却不知道她原来已经生过孩子了,我娃被蒙在鼓里……彩礼钱是我们借来的,你一定要帮我们做主啊!”

  这是2016年发生在安义县的一桩因闪婚闪离而起的彩礼纠纷官司,男方张某与女方熊某经媒人介绍认识,在短暂相处后,双方就按风俗办理了订婚仪式并登记结婚。没想到熊某隐瞒了自己生育史。结婚不到一月,张某知晓了熊某的过去,说什么也不愿意再维持婚姻关系。熊某收受了20万的高额彩礼,既不愿意离婚又不愿意返还彩礼。于是张某将熊某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并返还彩礼20万。

  “这种案件近年来比较多,离婚纠纷伴随高额彩礼返还问题,由于很多家庭是举全家之力凑出彩礼钱,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引发双方矛盾激化,引起严重后果。” 林法官介绍说,这种闪婚闪离现象在安义十分普遍,离婚或分手后高额彩礼的处理就成了棘手的难题。

    2017年初,安义县法院主动深入基层、走村串户,广泛听取乡、村干部和村民意见建议,结合开展“兴家风、淳民风、正社风”活动,指导起草了《关于提倡移风易俗、婚事新办、树立文明乡风的村规民约》,对彩礼数额作出10万元以内的限制性规定;同时,还拟定了《婚约彩礼协议》的合同范本,将法律规定的彩礼纠纷返还情形以协议的形式确定,以契约代替传统,变被动受案为主动预防,有效应对婚约彩礼纠纷案件。

   自开展彩礼纠纷综合治理工作以来,安义县彩礼纠纷已经从以往每年春节期间发生三、四十起减少到了2018年仅发生两起,彩礼纠纷综合治理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文:李健、林红月 记者戴炜亚

西湖区法院:开设父母学校挽救婚姻危机

  “法院不是打官司的地方吗?怎么还要我们去听课?”2017年12月4日下午,准备打离婚官司的辛某、刘某带着疑惑来到了西湖区法院“为了孩子父母学校”。经过半天的课堂学习,夫妻俩既感动又羞愧,一致表示:“离婚的事我们暂时不考虑了,回去之后我们商量好了再来。”

  “为了孩子父母学校”是西湖区法院自1993年开始举办的大型法制宣传教育活动,每两年举办一期,至今已成功举办十二期,其办学宗旨是“修复破裂家庭关系,促进少年健康成长”。2017年11月,王女士以性格不合、感情破裂为由到西湖区法院起诉要求离婚。承办法官方某经过全面了解案情,得知王女士与丈夫刘某婚前感情基础较好,婚后夫妻感情也较为融洽,但是王女士与婆婆袁某矛盾较多,经常上演婆媳大战,而丈夫一味地偏袒母亲,导致夫妻关系恶化。承办该案的方法官没有立即作出判决,而是为该案设置了一个月的冷静、调解期。期间,方法官多次找到王女士的婆婆聊家常、释法理,并邀请他们全家参加了第十二期“为了孩子父母学校活动”。最终,婆婆袁某认识到了问题所在,主动规劝儿子与王女士重归于好。

  “2017年5月5日,西湖区法院成立了全省首家少年家事审判庭,我们以成熟的少年审判工作方式和机制为基础,结合家事改革工作思路,开展了一系列家事审判工作探索。”西湖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姜卫民表示,王女士离婚案件的成功化解,不仅得益于“为了孩子父母学校”活动,还要归功于该院家事审判中推行的另一个特色制度——离婚冷静、调解期。离婚冷静期间,主审人根据案情的需要,为双方设置一到三个月的离婚冷静调解期。改革以来,该院共对156件离婚案件设置离婚冷静期,其中98对夫妻在冷静期内重归于好。(文:李健、汪彩霞 记者戴炜亚 

来源:《信息日报》4月17日6版整版
责任编辑:徐政武
投稿信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  网站导航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