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江西法官周星宇获评2017年度全国法院十大亮点人物
作者:高苑轩  发布时间:2018-01-11 13:33:52 打印 字号: | |
  • 周星宇调解案件,为当事人辨法析理
  • 周星宇调结一起案件,指导当事人在调解协议上签字

    110日,人民法院报编辑部评选出2017年度人民法院十大亮点人物,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法院法官周星宇获评(事迹通讯附后) 

    十大亮点人物分别是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法官方金刚、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中关村法庭法官陈昶屹、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侯铁男、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人民法院原庭长雷昌根、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陈群、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人民法院法官李志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人民法院法官古丽米热·阿布力孜、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法官田芳、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法院法官周星宇、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法官何芬。

 

风中,那棵华木莲——江西高安市法官周星宇素描

 

    在国家5A级风景区——江西宜春明月山,生长着世界上仅存的两棵华木莲树。这种树平时并不显眼,然而每到金秋时节,硕果累累,聚合果实近似球形,开裂后露出颗颗鲜红的种子,点缀于绿色的树冠,极为醒目。

    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周星宇让笔者脑海中多次浮现出华木莲树的印象。

    这个中等身材、长相普通的男人,为人谦恭低调,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当你走近他,就会发现这个男人的内涵如此丰富。

    这是一个“内秀”的男人。

异常艰难的24级台阶

    2015年隆冬,寒风凛冽。

    “老周,马上就到了,你再坚持一下。”南京市肿瘤医院内,左敏君双手用力搀扶着爱人周星宇,焦急地一个劲往上拖。

    平时生龙活虎的周星宇,此时连一级台阶都走不动了。腹中的绞痛,让他站立不稳,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

    短短的24级台阶,周星宇走了近五分钟。每上一级台阶,他都不得不停下来歇歇。

    “你们不要命了?拖到现在才来!”专家医生初步检查后,马上将周星宇推进了手术室。左敏君在走廊上,急得来回徘徊。

    “都怪我,太迁就老周了。”左敏君心中既担心又自责。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左敏君就觉察到了一丝异样:每天加班加点办案的老公,饭量见少,却无缘无故地胖了起来。她多次催促周星宇到医院检查一下,周星宇却因办案忙一直拖延。习惯了爱人视工作如命的左敏君,以为没什么大事,也就迁就着。直到这天上午,周星宇把手头的最后一个案子开完庭,才极不情愿地被左敏君拽进了医院。

    三个多小时的手术,医生从周星宇腹腔抽出四斤多积水。左敏君此时方才明白,以前眼中丈夫的“胖了”,竟然是因为积水而浮肿。

    “就是到了这个份上,他还在想着他手头的那几个案子。非要等到全部开完庭才肯去检查,这不是傻吗?”尽管时间过去一年多,左敏君仍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办案是一剂良方

    被确诊为尿毒症后,周星宇刚开始很消沉。原本就话不多的他,似乎更加沉默了。怕见生人,怕听到得病这类的敏感话题。这让他的家人,暗地里非常着急。

    所幸的是,周星宇找到了自己的“治病良方”。

    从南京肿瘤医院回来,周星宇要在高安当地做血液透析,每周三次,每次近四个小时。

    医生问周星宇:“透析时间怎么安排?”

    “安排到晚上吧。”周星宇几乎未加思索,便回答道。

他还是放不下他的案子。在南京住院期间,他就在牵挂着:手头案子的这些当事人,是不是在等着自己下发判决书;已经调解好的案子,是不是全部履行到位。没住几天院,他便连哄带求,拖着妻子回到高安治疗。

    “老周,你就安心休息。案子就暂时不用办了。要不把你调到轻松一点的部门吧。”院领导考虑到周星宇的身体状况,希望为他减轻一份压力。

    周星宇没有接受这份好意,甚至有些“变本加厉”。每天整点上班,手头每个案子都办得井井有条。庭长有时候故意不分案子给他,他便主动帮庭里案件多的同事办案,还悉心给新来的年轻人传授办案经验。

    2015年,周星宇在每月要做8次透析的情况下,带病办案97件,位列全庭第二。由于工作突出,周星宇曾获评“全省优秀法官”,并荣立个人二等功。2015年和2016年,他共办案162件,当事人对他的满意评价率为99%

    “刚开始我不理解,总是数落他。后面通过暗地观察,发现只要让他办案,他就很快乐,病情反而转好了,也就由着他。”说到这儿,妻子左敏君无奈地摇了摇头。

    “周星宇就是我们法院的一面旗帜。他带动了一大批人,尤其是年轻干警,大家把他当标杆,全院的工作热情都有了很大的提升。”聊到周星宇,高安法院院长欧阳琨赞不绝口。

    对于法官职业,周星宇近乎执着。“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我要无愧于身上这件法袍,就要竭尽自己所能把每个案件办好,为老百姓多解决一些纠纷和困难。”这是周星宇的心愿。

“我们信老周”

    “我和周法官其实就开庭见了一面,打过几次电话,但是我很信任他的。这不,调解书确定的履行期限过了十几天,我也从没有担心过,因为我相信周法官肯定能给我办好。”这是采访期间,正在周星宇办公室帮父亲领取赔偿款的小熊的评价。

    这个案子,其实一开始双方当事人对立情绪是很大的。小熊的父亲骑电动车外出,被某运输公司的货车撞伤,导致脊椎严重受损。送到医院后,因年纪大、恢复慢,小熊的父亲在医院治疗了大半年时间。运输公司的老总认为小熊的父亲故意赖着不出院,是想要讹钱,所以拒绝支付任何费用。双方为此多次发生激烈争执。

    案子分到周星宇手中,运输公司老总刚开始很不配合,总躲着周星宇。周星宇没有着急,有空就往被告公司跑,和老总聊天谈心,还主动为该公司如何防范法律风险提出建议,为企业避免了一次重大损失。一趟,两趟,三趟……周星宇的诚意打动了公司老总,双方当事人达成了调解协议。

    “其实案子并非判不下去。但我想,如果发出判决书不能达到让当事人信服的效果,就会使司法的公信力受到质疑,也说明法官的工作没有做到家。”谈到调解,周星宇总是兴致勃勃。

    周星宇一贯坚持,调解不仅要耐得住性子,更要会做巧功夫。

    高安市人保财险公司理赔部经理陈军对此感受深刻。20157月,农村户口的谢某夫妻被人保财险公司承保的车辆撞伤。诉讼中,谢某夫妇提出,他们一直在市区菜市场卖菜,长期租住在市区,应按城镇标准计算赔偿额。人保财险公司则认为,谢某夫妇没有证据证实其长期居住在城区,卖菜只是打零工,不能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因担心以后此类赔偿对象都被列入城镇标准,开庭时人保财产公司针锋相对,紧咬着原告的证据瑕疵不放。

    法庭上,周星宇没有让双方继续纠缠。第二天一大早,周星宇就暗地来到菜市场。谢某夫妇什么时候到摊位、主要经营的蔬菜品种、大致的收入,都摸了个一清二楚。他又走访了菜市场的管理人员、谢某摊位旁边的小商贩及谢某租住屋的房东,对谢某夫妇的经营、生活情况进行了详细了解。三天下来,周星宇对案件的赔偿标准有了结论。

    不久,周星宇组织双方当事人再次开庭,并将法院调查的情况向当事人出示。“周法官,我们不争了。这个案子,我们同意按城镇标准赔。”作为人保财险公司委托代理人的陈军,在看过调查材料后,很快就心服口服。而此前并不知晓周星宇亲自到菜市场搞调查的谢某夫妇,深受感动,拉着周星宇的手一个劲表示感谢。

    “当事人对于案件的评判,往往就基于一次诉讼。因此,当法官其实真的压力很大,因为一旦错判就没有重来的机会。即使少数案子以后通过再审程序纠正回来,也早已对当事人和司法公信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正因为深谙肩上的责任,周星宇办案从来不敢马虎,即使是一个小案子,也要反复推敲案情和法律适用依据,直到自己认为确实没有漏洞了,才小心翼翼地作出裁判。

家中的一棵大树

    “年轻时我模样还是很俊俏的,家里条件也不错,追我的人可多了,那时还真有点看不上老周。”谈起和周星宇的恋爱,左敏君抿嘴一笑,略显不好意思。

    周星宇那时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自打认识左敏君以后,就认定了这个女孩。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每天晚上7点,周星宇准时“赖”到左敏君家中,陪她父母聊家常,帮着做点家务。有时,左敏君也烦,赶他走。一向脸皮薄的周星宇,此时却不管不顾,当天走了,第二天又像“牛皮糖”一样黏了上来。

    这一黏,就是一年半的时间,以至于到后来,周星宇偶尔因为有事没来,左敏君和父母都不禁牵挂:今天星宇怎么没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其他追求者看到周星宇这样,慢慢都主动退出了。2007年,周星宇和左敏君幸福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第二年,两人的爱情结晶小军出世了。由于周星宇夫妻二人工作忙,平时小军大部分时间跟着爷爷奶奶。小军很委屈,有一次对着周星宇哭着说道:“我还是你儿子吗?你都没做过几次饭给我吃!”

    随着小军慢慢长大,他渐渐明白,原来父亲一直是以男人的方式在爱着自己。

    十七岁那年,小军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看到社会上一些人没读多少书,照样混得“潇洒”。小军也萌生了到社会闯荡一番的想法,成天跟着几个社会上的朋友在外游荡。班主任的电话很快打到了周星宇家中,妻子心急如焚,周星宇却镇定自如,安慰道:“没事,交给我。”晚上,小军一身酒气回到家中。周星宇和儿子来了一场男人间的对话,那一夜,父子俩最后都哭了。从那以后,小军全力以赴,学习成绩很快赶了上去,最后顺利被省内一所本科院校录取。

    “别看老周不是很善言辞,他其实是一个特别细腻的人。我不爱早起,老周不管严寒酷暑,总是6点起床,为我们娘俩准备好早餐。他的面条煮得尤其好。他很少在外应酬,下班就回家,不是帮我做做家务,就是读读书、看看报。我在旁边收拾家务,聊点家长里短,主要是我在说,他回应和笑。我是一个很外向的人,天天叽叽喳喳的,他特别注意我的情绪,有时候工作上不顺心或遇到什么麻烦事,他马上就觉察到了,询问缘由,开导我。我觉得,在他这棵大树下,家人都很安全舒坦。”说到这,周星宇爱人左敏君脸上满满的幸福。

    周星宇家的房子不大,但采光很好。进门,在阳台上放着的摇椅和吉他很醒目。我们怂恿他来了一曲,是一首极为抒情的老歌。午后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和着悠扬的吉他声和歌声,安宁而自在。

 

“一家子一起往前走”

 

    口述:左敏君 (周星宇爱人) 整理:高胜敏

    采风周刊:您和周星宇平时的家庭生活状况是什么样的?

    左敏君:我感觉我和老周的性格还是很互补的。我是一个疯疯傻傻的人,家里的开心果。平时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有时我会打趣老周:“我把话全都说完了,你都没话讲了。”他也不吱声,就会笑。他喜欢吉他,唱男高音。不夸张地说,他的男高音在业余组别中算是好的啦。有时候我高兴,夸他几句,他就飘飘然了。我的爱好偏文艺一点,喜欢看小说,听听音乐。我俩平时都不爱应酬,不打麻将、扑克。老周病后,我的应酬更少了,主要是在家里陪着老周。

    采风周刊:能说下周星宇和家庭成员的关系吗?

    左敏君:他对老人非常好。平时老人有个头痛脑热的,都是老周忙里忙外照顾。我父母是很认可他的,说他顾家,忠于爱人,很难得。我妈妈甚至跟我讲,如果她的肾可以匹配的话,她也愿意捐出来给他。老周对他父母及兄弟也很好,经常聚在一起,有事会一起商量。他的哥哥和弟弟都主动提出来要去做肾脏匹配检查,看能不能和老周的肾匹配。我们一家子,是很团结和睦的。

    采风周刊:老周被检查出患有尿毒症,您有什么反应?

    左敏君:刚开始我特别震惊,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几天几夜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反倒是老周多次来安慰我。现在看开很多了。人生难免有不如意的事。现在老周病了,我更要坚强起来,维护好这个家庭。

    采风周刊:您对周星宇的工作如何看待?

左敏君:我是在自来水公司担任客户经理,每天也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我觉得,我和老周两个人实际上都扮演着居委会老大妈的角色,只不过我这个大妈没有老周那么有耐心。晚上在家里,有时当事人打电话给老周,絮絮叨叨地讲上一两个小时,翻来覆去甚至蛮不讲理,却从来没有看到老周发过脾气。他总是不厌其烦地给对方摆道理、解释法律规定。要是换作我,可能早就挂掉电话了。

    在我的内心中,法官职业是很高尚的,因为我知道很多难缠的事,最终都是通过法院解决掉了。老周面临那么多棘手的事,从来不会到家里讲,我知道他是怕让我担心。他是一个认真的人,用他父亲的话讲,就是要把一件事做到精致了才肯罢休。我有时到外面办事,也有人会提起老周,都称赞他办事公道,让人放心,这点我很自豪。

    采风周刊:下一步,对老周的病是如何打算的?

    左敏君:我和老周的年收入都是4万元多一点。老周现在做血液透析,一年大概要花三四万元钱。老周的收入就基本用于治病,我的收入主要用于家庭开支,还要尽量存一点,因为儿子正在上大学,后面还要成家。但有一点,我和老周还有儿子是达成了共识的,那就是只要我们能够维持得了,就不去麻烦单位,毕竟单位也有很多难处。还有就是我已经在南京肿瘤医院做了登记,要是有合适的肾源,就想办法考虑给老周换肾,毕竟做血液透析治不了根。我就期待老周能够好起来。

    采风周刊:选择周星宇,您后悔吗?

    左敏君:我不后悔。现在有些朋友也会有闲言碎语,说我当初就不该选老周。但在我内心中,特别庆幸嫁给了这样一个人,他很善良,对家庭有责任感,给了我那么多的温馨和快乐。儿子也很崇拜他,说要做一个像他那样有担当的男子汉。老周得病后,也曾向我吐露心声,说怕他耽误了我。但直到今天,我仍然要说,我的选择没有错,下辈子,我还是要嫁一个像老周这样的人。我现在唯一的心愿是,老周的病情能够很快好起来,我们一家子一起往前走!

手记

做一个真实的人

    写周星宇,起初其实是带着一丝纠结的。

    准备写他时就有一位前辈严肃地跟我说,我们不应该过多地宣传罹患重病的干警,这是一种不好的导向。因为,法官不仅要会工作,也要会享受生活,决不能因为工作而放弃家庭乃至自身的健康。笔者对此是十分赞同的。

    和周星宇深谈后,笔者的纠结释然了。

    周星宇并不是一个只知道办案,而毫无生活情趣的工作狂。他热爱家庭,忠于爱人,主动承担起家中顶梁柱的角色,小小的家庭经营得温馨而和睦。他热爱生活,快乐地弹琴、唱歌、读书,滋养着自己的精神世界,不为俗世喧嚣所纷扰。他是活得自由而洒脱的。

    法官,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人?有人说,法官应当是尘世中的神,飘然世外,独善其身。也有人说,法官应当像一台严格执行法律的机器,精准判断,近乎苛刻。从职业角度看,这些都有一定的道理。但笔者更想说,法官,应当是一个真实的人,有血有肉,有悲有喜,过着自己平凡的日子,却始终坚守初心,用自己的秉公执法,撑起我们法治的蓝天!

    周星宇是不幸的,他正在为疾病所困扰;周星宇又是幸运的,他有一个和睦的家庭做后盾,他沐浴着单位和同事的关怀,他享受着工作的快乐。能够如此,夫复何求?

 

    唯愿星宇早日康复。

 

    (高胜敏2017214日人民法院报第5版整版)

来源:人民法院报18年1月11日1版
责任编辑:舒磊
投稿信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  网站导航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