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纵横 > 工作研究
清清白白是给父亲最好的寿礼
作者:吉水县人民法院 曾辉 梁章堪  发布时间:2017-02-14 11:39:22 打印 字号: | |

“黄兄”,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要是在几天前,我这样称呼你都极不恰当,因为那时你还是一个东躲西藏、被列入失信名单的“老赖”,而我是一个对你“日思夜想”的执行法官,但现在你已履行完毕,你我又年纪相仿,所以我就且称你一声“黄兄”。黄兄,“百善孝为先”,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孝一直是被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给父母亲做寿也一直被每个子女作为头等大事对待。而你却差点因为自己的老赖行为,错过了你父亲的七十大寿,所幸你及时醒悟,在“赖”与“孝”之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为你感到高兴。

黄兄,我与你初次相识是2014年,那一年你骑摩托车将周某撞伤,后来周某起诉到法院,而我刚好是这个案件的承办人。经判决,你应赔偿周某各项损失27000余元。判决生效后,在我的反复催促下,你支付了5000元,但是余款却一直没有履行。后来,我调到了执行局,而你的这个案子又恰好分到了我的手上,你我之间似乎有“缘”。接到你这个案子后,我又多次打电话给你,希望你能够主动履行。哪知你非但对我不予理睬,还嚣张的说 “要钱没有,有本事来抓我”。是的,不得不承认,我是没“本事”抓到你,因为你一直在外务工,而你家人又拒不提供你务工地点,后来,你又把电话号码换了,我与你彻底失去联系。我能做的,只是查询你有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而你却非常“聪明”,早就把自己银行卡上的存款取得一分不剩。无奈之下,我只能把你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虽然我知道,对你来说这并无太大影响。

 就这样,2年过去了,也许你以为我早已把你忘记。却不知,我时时会想起你。春节前夕,天还未亮,怀着一丝你可能返乡过年的希望,我又踏上了寻找你的道路。这一次,却再次印证了你我之间有“缘”。在去你家路上的一个拐角处,你我不期而遇。当时,天刚微亮,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骑车的你。不得不说,见到你我很高兴,因为我终于有“本事”抓到你。面对突然出现的我们,你有一丝慌乱却又故作镇定。在带你回院里的路上,我一直劝说你履行生效判决,交纳执行款,而你却一直默不做声。直到我说要对你进行司法拘留时,你却彻底慌了。你告诉我明天就是你父亲七十大寿,今天原本是去买菜准备明天的寿宴,你恳求我让你先回去,等做完寿再说。

黄兄,我理解你作为一个儿子想为父做寿的孝心,我也不忍心让你的父亲在自己的七十大寿上见不到自己的儿子,但是“法大于情”,我拒绝了你。但是,从你的孝心上,我找到和你沟通的切入点。我指着边上的申请人周某跟你说,“她跟你父亲年纪相仿,她也是一个母亲,你想着自己给父亲做寿尽孝,你有没有想过周某却因为这次交通事故经受了多少痛苦,操了多少心。对于她的子女来说,不能让母亲安度晚年就是不孝。你只想着自己尽孝,却把他人置于不孝之地,你于心何忍。更何况,以你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暂时让你回去,你父亲这寿又怎么会过得安心。”听完这席话,你的表情陷入了纠结,你点上了一支烟。我知道,此时在你心中,“赖”与“孝”正做着激烈的斗争。庆幸的是,当烟燃尽,这场斗争也有了结局,你最终还是选择了“孝”。你与周某达成了和解协议,当场支付20000元,剩下2000元由你自己过完年直接交给周某。

黄兄,昨天我接到了周某儿子打来的电话,说你亲手将2000元送到了周某家里。我为你的行为感到高兴,我也当即把你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了。我相信,此刻卸下了失信包袱的你一定格外轻松;我也相信,你父亲这个寿宴一定过得格外开心,因为你送给了他最好的寿礼——一个清清白白的你。

责任编辑:省院宣
投稿信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  网站导航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